跟着宋词去游春

文 | 栀子花   2018-06-28 16:43:52

春归大地醒,万物生光辉。在和煦的阳光下,万物复苏。放眼望去草长莺飞、花红柳绿,不复冬季的凋敝萧瑟。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细细密密的春雨伸展着懒腰,弹奏着小曲如烟如雾、如丝如梦,飘飘洒洒、缠缠绵绵地带着诗情画意洒落人间。春雨深情吟唱着,融化了冬雪、瓦解了寒冰,叮叮咚咚地表达着对春的无限赞颂。春天的雨,比冬天朦胧,比夏天轻柔,它是春天的音符,春天的声音。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在雨后的草地、田野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时,苏轼也不禁产生了远离仕宦生涯、躬耕于田亩之间的向往。待到暮春时节,尽管对春光渐逝也有所惋惜,但一贯乐观豪放的苏轼,仍然用“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的优美词句,刻画出了一幅生意盎然的晚春图。

春天里的开封古城沐浴着阳光,在微风的吹拂、细雨的滋润下,焕发着勃然生机。信步徜徉在古城内外,思绪已然穿越千年,正是在那时,中华文化迎来了巅峰时刻。其中,宋词更是其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它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神韵,与唐诗并称“双绝”。想起远在千年前的宋代词人写在春天里的大作,觉得与季节很契合,一起来看看宋代词人笔下的春天是什么样子的吧!

宋朝词人晏殊笔下的早春充满了生活气息——“帝城春暖。御柳暗遮空苑。海燕双双,拂扬帘栊。女伴相携、共绕林间路,折得樱桃插髻红。昨夜临明微雨,新英遍旧丛。香车宝马、欲傍西池看,触处杨花满袖风。”(《玉堂春》)新芽的柳树、开花的樱桃、双飞的燕子、相携的女伴以及下阙中因为黎明下了一场春雨,出门迎面的春风和看到遍地落下的杨花都极具生活情趣。在词人的描述下犹如展开一幅美丽的春天的画卷,极具美感。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欧阳修,《浪淘沙·把酒祝东风》)是谁手举酒杯邀春共饮?为的只是让东风的脚步走得慢些、再慢些,好使自己与好友久别重逢、故地重游的美好时间多些、再多些,让自己与好友分别的时刻来得晚些、更晚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浪淘沙·把酒祝东风》)今日游赏后朋友又将分手,谁能预料明年今日又将如何?遂以“聚散”二句以“苦”“恨”二字概括无奈的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苦恨交加、聚散无常的人生感受。最后,更以“今年花胜去年红”,预期“明年花更好”,映衬明年朋友聚散之难卜,不知与谁一道重来洛城游芳,更进一层地深化了这种人生聚散无常之感。将三年的花加以比较,层层推进,以惜花写惜别,而别情之重,亦说明同友人的情谊之深、词人的重情重义。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熏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踏莎行·候馆梅残》)在欧阳修的这首抒写与自己的有情人离情别愁的词作中,全词更是悱恻幽回,情深意远。候馆、溪桥,点明征途;梅残、柳细,点明时节。就在这明媚的春色之中远行的旅人拉着缰绳,行色匆匆。迎面吹来的风是暖和的,地面初长的嫩草散发出的芬芳令人清爽。可是这明媚的春景并没有给旅人增添一点快乐,相反,他离家越来越远,就越来越感到那一片离愁的沉重,离愁逐渐地扩散开来,变成了一片无穷无尽、看不到头尾的绵绵不断的春水。先是将春色饱满地描写一番,让人觉得春光实在明媚可爱,然后笔锋一转,抒发旅人的怀乡之情,把离情浓愁加以夸张渲染。

下阙写行者由己推人,想到楼上的爱人了。猜想她也一定有着同样的感觉。她必然会痛心流泪,伤心时,只能登上小楼,眺望远方,可是,能望到的,只不过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那尽头,又有春山挡住了视线,而她牵肠挂肚的人儿,又在春山之外,如何能看得见呢?写“柔肠”为“寸寸”、写“粉泪”为“盈盈”,行文层层深入,最后两句重复“春山”,用意深刻。这春山是倚楼远望的闺中人穷尽目力所能达到的地方,又是她的想象所能达到的极限,远方到底怎样,她不得而知。然而越过了春山,也就是越过了她的目力和想象之所及,但她还是要倚那危栏。远行的旅人如此为闺人所想,就显得两人感情的愈加深厚,离别的愈加苦痛了。这就是结句“行人更在春山外”数百年来,不知感动过多少人的缘故吧。

宋词里的春天不光充满了离愁别绪,也有娇憨可人、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在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的描述中就有这样一幅美丽画面:“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春天标志性的“风声大、雨点少”中的早上,一个夜醉初醒的少女惺忪着双眼为院中的海棠担心,一个“试问”把一个少女想问又怕听到不好消息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而“卷帘人”的“却道海棠依旧”,既让少女欣喜又明知不可能而反驳嗔叹道“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分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绝妙工巧,不着痕迹。词人为花而喜、为花而悲、为花而醉、为花而嗔,以花自喻,虽为伤春之作,却是充满了少女烂漫的情怀。

宋代的词人名人辈出,咏春之作也是浩如烟海、不胜枚举,感受着相隔千年的古人的喜怒哀乐,也为眼前的美丽春景增添了许多的诗情画意,给人以心灵的洗礼,升华个人的情感体验,把平凡的生活艺术化,徜徉在宋词的春天里,不胜欢欣!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跟着宋词去游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