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口号”与开国盛举

文 | 夏蒙   2018-06-28 16:43:50

1948年11月30日马叙伦、郭沫若、许广平、草孟君、侯外庐等人在“华中轮”上合影。民主人士北上为哪般

有一组照片,记录了一段不寻常的远行。

照片的拍摄者是鲁迅的儿子周海婴,当时十九岁。

1948年底,周海婴跟随母亲许广平在香港登上“华中轮”,和他们一起登上这艘轮船的还有郭沫若、马叙伦、陈其尤、沙千里、翦伯赞等著名的民主人士。

在这趟秘密的旅行中,学习无线电专业的周海婴,想得最多的还是到解放区去实现科学救国的抱负,而同行的长者们则有着他们自己的打算。一路上,周海婴拍摄下了许多无比珍贵的照片。

他们千里迢迢乘船北上,目的地是哪里呢?

9个月后,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盛会揭开了谜底。为了这一天,中国共产党作出了巨大的努力。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布了由毛泽东起草的“五一口号”,公开呼吁“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拉开了民主协商建国的序幕,赢得了各民主党派和爱国人士的支持。

为了贯彻“五一口号”精神,周恩来精心设计了秘密交通线,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将散布在天南海北的众多民主人士,分别护送到共产党控制的北方根据地,打赢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从北平到河北平山县的李家庄,有350公里,今天驾车不过三个半小时,而吴晗夫妇当年却走了两个多月。他们本打算从北平经上海去香港,再伺机前往解放区,但上了国民党特务黑名单的吴晗,无法凭照片购买机票,只好秘密返回北平,最后转道天津,在地下交通员护送下终于到达李家庄。秋天离开北平的吴晗夫妇,此时已经换上了厚厚的棉衣。

李济深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在中共香港分局的安排下,李济深与茅盾、章乃器、柳亚子等人从维多利亚港悄然登上一艘苏联货轮,12天后抵达大连港。

陈嘉庚的北上,是一段更加遥远的旅程。“五一口号”发布第三天,陈嘉庚就代表南洋各界华侨团体,对中共号召表示支持拥护。

1949年1月20日,毛泽东在西柏坡向陈嘉庚发出了邀请电:“先生南侨硕望,人望所归,谨请命驾北来,参加会议。肃电欢迎,并祈赐复。”陈嘉庚迅速回复:“革命大功将告完成,曷胜兴奋!严寒后决回国敬贺。”

筹备政治协商会议

东交民巷,北京最长的胡同,也是一条充满屈辱记忆的胡同。

1949年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北平举行盛大入城式。毛泽东命令,入城仪式必须经过东交民巷。从1901年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起,这里就被划为使馆区,中国人从此就不能在这里自由进出。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近半个世纪里第一支进入东交民巷的中国军队。

1949年早春的北平,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一个屈辱的旧时代。

一个月后,中共中央进入北平的当天,毛泽东就同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一起,会见了响应中国共产党“五一口号”已经抵达北平的民主人士,并以一场隆重的阅兵式作为定都北平的奠基礼。

此时的南京,早已风雨飘摇。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我们命令你们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两天后,法新社和美联社几乎同时向全世界发出了一条简短的消息:“共产党军队已经占领南京”。

1949年2月25日在开往北平的列车上,黄炎培在餐厅里发表即兴演讲,展望未来。

1949年2月24日民主人士告别沈阳南下北平,在沈阳站台合影。在纪录片《中国人民的胜利》中那段大家熟悉的解放军攻占国民党总统府的历史影像,是1950年由苏联纪录片导演瓦尔拉莫夫以再现形式拍摄的画面。当时,第一批攻进总统府的部队已经调防,并没有在这段历史胶片上留下身影。但他们在1949年4月24日凌晨推开那扇大门的一刻,永远记录进历史。

在北平的双清别墅急切等待前线胜利消息的毛泽东,亲自为新华社撰写了新闻稿:“在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攻击之下,千余里国民党长江防线全部崩溃,南京国民党反动卖国政府已于昨日宣告灭亡。”

中共中央十分重视邀请全国各少数民族代表共襄开国盛举,筹备会主任毛泽东于8月18日致电新疆联合政府副主席、新疆保卫和平同盟主席阿合买提江,邀请他“派出自己的代表五人,前来北平参加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会议”。由于新疆尚未解放,阿合买提江一行必须绕行苏联。临行前,阿合买提江与妻子玛依努尔在家门口拍摄了一张照片。

8月27日,阿合买提江一行乘坐的飞机,在伊尔库茨克外贝加尔湖地区撞山失事,阿合买提江、伊斯哈克伯克、阿巴索夫、达列力汗、罗志等五名代表及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这一消息让中共中央感到震惊。毛泽东在唁电中称:“阿合买提江等五位同志,生前为新疆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奋斗,最后又为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事业而牺牲,值得全中国人民永远纪念。”

为了不让新疆少数民族同胞缺席新政协筹备会,中共中央与苏联方面接洽,请苏联派专机将阿合买提江的助手赛福鼎接往北京参加新政协筹备会,并作为新疆少数民族代表参加了开国大典。新中国成立后,阿合买提江的妻子玛依努尔在党的关怀下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民族干部,为边疆建设和民族团结作出了突出贡献。

盛夏时节,新政协会议召开在即,邓颖超带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第二封亲笔信,专程去上海迎接宋庆龄。

8月28日下午3点40分,宋庆龄乘火车抵达北平,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来到前门火车站迎接,毛泽东还亲自登上火车,到车厢里欢迎宋庆龄的到来。中国共产党人用最高规格迎接宋庆龄,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忘记在过去的艰难岁月中,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对中国共产党给予的慷慨支持和帮助。

在北平,宋庆龄怀着对新中国的憧憬,缅怀孙中山先生,她告诉人们:“我们一定都记得,他曾怎样欢愉地迎接十月革命,热烈地主张和中国共产党合作。二十四年后的今天,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中国共产党对孙中山先生这位伟大的革命先行者的丰功伟绩念念不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时,在中南海怀仁堂的会场上,就并排挂着孙中山与毛泽东的画像。从1949年的开国大典,到以后每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和国庆节,天安门广场摆放孙中山先生的画像成为一种不可缺少的仪式。

1949年2月,民主人士在辽宁抚顺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

1949年北平解放后在前门外搭建的庆祝牌楼。从1948年8月至1949年8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安排下,响应“五一口号”秘密北上的民主人士有20批次、约350人,其中有119人参加了新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为确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奠定了基础。

从1949年6月下旬开始,周恩来把自己关在中南海整整一周,执笔起草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初稿,经过七次讨论修改后形成草案,全文共7章60条,以此勾画出新中国的国体和政体。在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之前,这份共同纲领一直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其中的许多基本原则延续至今。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举行。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各民主党派、团体、无党派民主人士和特邀代表662人。

“诸位代表先生们,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毛泽东主席的讲话,引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见证开国盛举

1949年9月30日傍晚,距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不到20小时,毛泽东和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代表,为人民英雄纪念碑掀土奠基。将要在这里落成的纪念碑上,没有镌刻个人的名字,因为它所纪念的是一个世纪以来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录下了毛泽东讲话的同期声: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从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起,仅仅17个月之后,中国人民就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时间的指针,终于走到了1949年10月1日。

开国大典一切准备就绪,毛泽东面对即将由他向全世界宣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临时作出一个决定:改变原稿中仅用数字介绍刚刚选举出来的56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的设计,而是在这个伟大而庄严的时刻,一一念出每一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的名字。被念到名字的委员中,有党外人士27人,即何香凝、赛福鼎、陈嘉庚、马寅初、马叙伦、郭沫若、沈钧儒、沈雁冰、陈叔通、司徒美堂、李锡九、黄炎培、蔡廷锴、彭泽民、张治中、傅作义、李烛尘、李章达、章伯钧、程潜、张奚若、陈铭枢、谭平山、张难先、柳亚子、张东荪、龙云。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中央人民政府六位副主席中,有三名是党外人士,他们是宋庆龄、李济深、张澜。

亲身经历了开国大典的诗人胡风,用饱含深情的诗句赞颂了这一伟大的时刻:时间开始了……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邮发代号:2-162)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五一口号”与开国盛举